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盼盼博客

风继续吹

 
 
 

日志

 
 

唯爱与信仰成就永恒——读井上靖《敦煌》  

2015-04-02 15:06:2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有多少人像我一样,知道敦煌,是通过中学语文课本上余秋雨的《道士塔》一文。于是瑰丽的敦煌,连同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王道士,成为凝固在中华民族躯体上血淋淋的伤口,这个伤口也许会随着时间风干,结成痂,变成一个巨大的符号,关乎民族,关乎历史,关乎荣耀和耻辱。 
   
   但井上靖的《敦煌》一书,却直接打开这个伤口,但他的目的并不是刺痛我们(关于王道士部分只在最后的一两页),而是让我们看到敦煌的波澜壮阔的前世今生,让我们明了敦煌何以成为敦煌。 
   
   这是一个浪漫至极的故事,读来荡气回肠。大宋落榜举人赵行德,在街头偶然救下一西夏女子,却因此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轨迹。他在西域沙漠流浪,经历过战争、爱情、抉择和死亡。在苍茫大漠中,爱与死似乎总是来得更激烈更悲壮,书里每一种感情都是滚烫灼人,就像艳阳下暴晒的沙漠,动辄伤身。但井上靖用平静而简约的笔触一一写出,引而不发,简短一句话就是生死,爱情的迸发也仅在一眼之间。因为在大漠浩瀚与无言之下,个人的孤独绝望,个人的爱与死,都显得内敛沉著,甚至微不足道。但回鹘郡主再见赵行德时那复杂难言的眼神,为表白心意从城墙上纵身一跃的小黑点,将久远地留在赵行德的心底。 
   
   生命悠忽易逝,爱情已成空念,家族瞬间没落,百代兴废过于残酷不可解,种种一切都让赵行德开始对有意赋予人类的渺小与无谓某种意义的宗教深感兴趣。最后因缘际会之下,在沙洲城面临被西夏铁蹄夷为平地的巨大灾难面前,赵行德意识最关键的事是保护经卷,“它不属于任何人,只要不烧掉,有地方存放,谁也不会抢走,也不会属谁所有,只要放在那里不被烧掉,就有它的价值”。于是他将全部心力放在保护经卷上。由此才有了震惊后世的莫高窟经卷。 
   
   人的一生短暂而脆弱,因为对永恒的追求与守护,生命的意义才得以成就。全书力透纸背地昭示着两个大字:信仰。赵行德与三位僧侣不顾性命之忧拼死保护经卷,此外还有石窟的挖掘者、壁画的创作者等等湮没在浩瀚历史中的一个个的人。因着这无数个“赵行德”的创造和守护,才有了敦煌如今的样子。那些谜一样的人,谜一样的事以及谜一样的命运,也附在敦煌的经卷和壁画上,附在那一代又一代游客惊叹的目光里。 
   
   与信仰有着共同指向的是永恒。在沙洲城破的那一夜,赵行德抄写完《般若心经》,并在经书后面写下一段话:“维时景佑二年乙亥十二月十三日,大宋国潭州府举人赵行德流历河西,适寓沙州。今缘外贼掩袭,国土扰乱,大云寺比丘等搬移圣经于莫高窟,而罩藏壁中,于是发心,敬写般若波罗蜜心经一卷安置洞内。伏愿龙天八部,长为护助,城隍安泰,百姓康宁;次愿甘州小娘子,承此善因,不溺幽冥,现世业障,并皆消灭,获福无量,永充供养。” 
   
   这段祈愿,一为苍天百姓,一为回鹘郡主。 
   
   人们为什么耗尽时间和心血来创造永恒,守护永恒,因为那凝聚着一个人心中最深切的爱和生命的寄托,不管是源自心爱的姑娘,自身和家族的荣耀,对信仰的执著,还是民族大义。唯爱与信仰成就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