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盼盼博客

风继续吹

 
 
 

日志

 
 

《花城》2011年第4期  

2011-09-26 13:09:4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城》2011年第4期 - 黄盼盼 - 黄盼盼的博客

 

第一部分:重点篇目点评

 

NO.1

作品:《湖南骡子》

作者:何顿

体裁:长篇小说

字数:220000        

精华提炼:革命史诗

 这篇体制庞大的小说堪称一部湖南人波澜壮阔的革命史诗。小说从上个世纪初写到解放战争结束,通过湖南长沙半个世纪以来风云变幻的历史折射出当时整个中华民族的苦难沧桑。

何姓家族史和湖南人的近代革命史这两条线索在小说中并行不悖,相互缠绕。小说塑造了众多有血有肉的湖南热血男儿形象,如骡子一般,他们坚韧而倔强、勇敢热忱,在祖国遭受危难时毅然舍弃温馨的小家生活,披甲上阵,保家卫国。因此这篇小说不仅仅是一部湖南人的战争史,更是一曲湖南人的精神史诗。何家第二代几兄弟中,既有国民党的高级军官,又有坚定的共产党员,尽管人生道路不同,然而浓浓的手足之情并未因此割舍。亲情、爱情、家国情水乳交融。不仅如此,小说中体现的那种底层人民的美好心灵和博大情怀令人动容,爷爷何湘汉和奶奶杨桂花是典型的代表,在接连不断的残酷战争和天灾面前,他们没有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而是像大地般接纳一切,并倔强地孕育着新的生机。整部小说在人物形象和情感基调上都流露出浓厚的传统情怀和古典气质。

小说在叙事艺术上有所创新,采取倒叙手法,小说开头从1945年8月的一天写起,随后转入对“我”对家族历史的回忆。小说的叙事视角也比较特别,叙事者“我”虽然是一个少年,但“我”的叙述却有着成年人的客观冷静和上帝般的全知全能。这一叙事视角的设置让小说文本生发出独特的意趣。

革命历史小说常有矫饰之病,而《湖南骡子》读来却真实可感,有血有肉。对于其中的意识形态顾忌,它处理得很恰当,它没有一味地美化共产党贬抑国民党,且肯定了后者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尊重了历史真实。按作者何顿自己的说法,这是一部严肃的文学作品。诚如是。

  

NO.2

作品:《花园》

作者:李铁

体裁:中篇小说

字数:28000

精华提炼:底层叙事

 底层叙事近年来一直是个热点,这篇小说即讲述了一个有关底层的故事:“我”抱着干大事的幻想,赋闲在家,迫于父亲的压力出门谋生,最后成为一家大公司的流水线工人。“我”曾经不屑当工人,但现在慢慢地“我”竟适应了这种极度枯燥劳累的生活,平时以上网聊天和玩游戏作为消遣。在网上“我”认识了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白领“忘了、头条”。她和“我”聊她的情感经历,说公司的员工又跳楼了,说她和一群同事在建花园。

母亲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张毛毛,可是“我”在她身上却总是不行。于是“我”决定和“忘了、头条”试一试,但她竟然是“我”的远房姐姐,尴尬过后,两人仍然依约行事,没想到“我”和她非常成功。一次,张毛毛发现了此事,愕然离去。故事就在两人讨论如果张毛毛把事情说出去双方敢不敢跳楼中结束。

故事颇具讽刺意味,然而很残酷很真实。在物质和精神都极为贫瘠的底层中,有什么不可以发生?主人公“我”是个底层人物,却具有非底层的气质。作者以“花园”为题,显然别有深意,在高度机械化物质化的现代社会,白领阶层和底层民众,在精神上同等贫瘠,只有在虚拟的“花园”中,才能得到短暂的精神愉悦,现代性的主题也隐含其中。

 

NO.3

作品:《阳台上》

作者:任晓雯

体裁:中篇小说

字数:22000

精华提炼:复仇

 《花城》2011年第4期任晓雯的中篇小说《阳台上》,这篇两万二千字左右的小说讲了一个复仇未果的故事。主人公张英雄的父亲张肃清在和拆迁小组组长陆志强交涉拆迁补偿费后,突发心肌梗塞去世。陆志强因此成为张英雄家的仇人。一次张英雄在便利店偶遇陆志强,并摸清了其住址。在想象中,张英雄将陆志强杀死,充满快意。于是,张英雄去他家对面的一家便利店应聘,成为那里的职员,他闲来无事时就窥视陆志强和他智障的女儿陆珊珊。颇具流氓气质的同事沈重唆使张英雄偷窃,为他的复仇计划练手。就在他对陆珊珊好感俱增时,母亲告诉他拆迁队蒙骗了他们,他心中的复仇欲望萌动了,于是拿着折叠刀出门了。然而,结局有点出人意料,张英雄只是占有了陆珊珊,然后看着她“转了个弯,消失在一片金色之中”。

这篇小说读来颇耐人寻味,开头与结局的呼应颇具形式美。语言简约含蓄,表现力很强。小说的情感把握得非常节制,但又带有一触即发的张力。小说中很少有直接的心理描写,主人公内心的波动通过其动作和行为来展现。主人公的复仇计划失败了,个性的限制、对陆珊珊朦胧的爱情,以及对报仇一事的不甚坚定都导致他内心的犹疑。爱与恨的纠缠,人性的复杂得到细致的体现。一个复仇行动最终以性的占有完成,意味深长。

  

NO.4

作品:《春天里最后的那个清晨》

作者:薛忆沩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2100

精华提炼:亲情、死亡

 这篇小说别具一格,篇幅很短却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力。故事非常简单:母亲逝世一周年了,兄弟俩上完坟回来,老大鼓足勇气提出分家的要求,老二听了不置可否,当老大说自己只要那头水牛时,老二的回复是“你从来都没有照料过它”。第二天天还没有亮,老大就起来把水牛领到山顶上去吃草,并为壮丽的日出景象所激动不已。两个小时后老大回来,却发现老二已经喝农药自尽了。

这样的结局令人震惊,因不愿分家而自杀,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然而生活中难免会有此种不合常理的事,这类偶发的不寻常之事提醒着我们生命的脆弱和人生困境的无处不在。小说的笔触细致而准确,洋溢着一种诗意,通篇灌注着深沉幽远的情感,动人心弦。老大看日出一段的描写看似闲笔,实则体现了老大因分家产生的兴奋之情。老大提出分家前的忐忑犹疑以及之后的自我辩解将其心理展现得丝丝入扣。小说对老二的描写不多,但他听到分家这一消息后的震惊和痛苦之情从其短短几句话中即可窥一二。

总之,读这篇小说感觉作者想要表达什么,但太过于遮掩,令人难以确定,因此读的不算尽兴,只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NO.5

作品:《那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

作者:薛忆沩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1800

精华提炼:战争、现代小说

 《花城》2011年第4期薛忆沩的短篇小说《那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这篇不到两千字的小说却有着不俗的品格和气度。“我”被告知说厂长有要紧的事找“我”谈,走进厂长办公室后,厂长却对“我”说“我”应该写写在工厂的生活。原来“我”的一篇战争小说得了市里最大的文学奖,报社主编希望“我”写文章谈谈现在的生活,因此厂长想借机让“我”宣传厂里的新产品。而“我”却陷入对自己的战争小说中情节的回忆,也许这就是“我”以前在部队里的生活。

这篇短短一千八百多字的小说,其在形式技巧上的创新令人耳目一新,具备现代小说的诸多特点。它将厂长与“我”的对话以及“我”对小说情节的记忆并置,“我”在工厂里的生活、“我”曾经在部队里的生活,以及“我”在那篇战争小说中描叙的生活,这三种时空在小说中互相交织,形成一种富有意味的文本,生成更广阔的阐释空间。小说的形式富有美感,“我”刨床的动作和班长的形象在小说的开头和结尾两次出现,形成富有意味的对照,形式感很强。小说标题“那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似乎也颇有深意。

小说的语言精粹洗练,富有密度,而且蒙太奇手法的运用给小说增添了节奏的美感。总之,这是一篇不多见的短篇小说佳作。

  

NO.6

作品:《扁豆花》

作者:李贤锋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6000

精华提炼:悼念、真爱

 《花城》2011年第4期李贤锋的短篇小说《扁豆花》是一篇优美蕴藉的散文化小说。这篇六千多字的短篇小说不以故事取胜而以情感和意境见长。老伴儿病逝了,老人一个人来到老伴儿生前照料的菜园,回忆起了老伴儿生前种种往事:得知父亲患肝癌晚期时儿子河生的反应,老伴儿强忍病痛的折磨将枕头咬烂,老两口一起照料菜园,老伴儿被人游斗时的倔强……就这样,老人在菜园里说了一会儿话,也摘了很多扁豆花。回到家,老人将扁豆花晒干。中秋节到了,儿媳妇新换了棉絮,将老人精心晒好的扁豆花扔掉了。夜半时分,老人起身去寻那些被扔掉的扁豆花,然而竟一片也寻不见了。巨大的伤感袭来,老人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蹲到地上。嘤嘤地哭起来”。

菜园、扁豆花、野蜂等众多恬静幽美的田园意象为小说增添了浓郁的诗意。小说从老人回忆的视角展开,以和老伴儿叙旧的口吻写成,读来亲切动人,感情沉痛悲伤。在舒缓忧伤的回忆中,老伴儿的坚强和倔强、对妻子孩子的爱以及美好的品德令人动容。在小说中,或情或景、或亲情或爱情、或痛苦或绝望,一切都显得那么优美,宛如那一朵朵承载了老人思念之情的俏丽清香的扁豆花。

 

第二部分:本期杂志总评   

 不乏惊喜的阅读——看《花城》

《花城》2011年第4期共刊有小说作品六篇,其中长篇小说一篇,中篇小说两篇,短篇小说三篇。

长篇小说是何顿的《湖南骡子》,小说从上个世纪初写到解放战争结束近半个世纪以来湖南长沙风云激荡的革命史和湖南人所遭受的深重的苦难。小说的叙事风格既古典却又阳刚悲壮,始终以饱满的情感和高昂的情绪来推动叙事。民间化的立场和让这部小说显得血肉饱满,充满人情人性之美。小说中塑造的如骡子一般勇敢而顽强的热血男儿形象,真实体现了充满战斗精神的湖南人的性格,因此也可以说这是一部湖南人的精神自传。

农民工题材小说近年来一直是热点,李铁的中篇小说《花园》即以流水线工人为主人公。但这篇小说的重心难以把握,是表现底层人们的艰辛还是表现白领阶层的空虚,或许两者兼而有之,概言之也就是对现代都市人精神情感状态的揭示,是一次较为另类的底层书写。

任晓雯的中篇小说《阳台上》讲述了一件不寻常的复仇事件。主人公张英雄的父亲在和拆迁小组组长陆志强交涉拆迁费时,突然发病去世。张英雄此后就想伺机杀死陆志强,为父报仇。小说的结局出人意料,细想又似乎在情理之中。小说将人性的主题和居民楼拆迁这一社会问题结合在一起,开掘出更丰富的空间。

薛忆沩的小说一向以独特的风格和精确诗意的语言著称,这期他的两篇短篇小说《春天里最后的那个清晨》和《那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也不例外。《春天里最后的那个清晨》波澜不惊地讲述了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老二的死看似不寻常却发人深思,让人思考生命的脆弱和人生困境的无处不在。小说的主题并不明朗,一种震惊性的独特审美体验则是其主要着力点。《那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是一篇现代主义风格的小说,但其形式别具一格,将多重时空并置,审美空间更为开阔,形成一种富有意味的形式。也许读完后你会云里雾里,但你会记住它。

李贤锋的短篇小说《扁豆花》用诗意的语言讲述了一个感伤的故事,整篇小说可以说是一场悼念的仪式。老伴儿病逝了,和老伴儿感情甚笃的老人来到老伴儿生前照料的花园,采摘扁豆花,并忆起了老伴儿生前种种往事。读罢小说,老人和老伴儿至死不渝的爱情令人感动。优美而感伤的情调和诗一般的意境令小说显得非常唯美。

这一期的散文作品中,梁绍武的《父亲没有故事》以沉痛的文字回忆了父亲平凡而又不寻常的一生。筱敏的《魔术城》是一篇神采飞扬的散文佳作,由魔术古老的起源谈起,叙事角度多变,语言灵动,文章和魔术一般摇曳多姿,充满魅力。

总体而言,这一期的小说风格多样,既有对当下热点问题的反映,又有优美的抒情忆旧之作;既有传统形式的小说,又有现代风格的小说。散文作品中也不乏佳作。阅读过程中不乏小小的惊喜,还算差强人意。

  

本期重点推荐:

《阳台上》,任晓雯,中篇小说,22000字。

《那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薛忆沩,短篇小说,18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