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盼盼博客

风继续吹

 
 
 

日志

 
 

“70后”作家的面貌——评《青年文学》(2011年第11期)  

2011-12-16 16:37:22|  分类: 中国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小说短评 

 

NO.1

作品:《双眼皮》

作者:薛舒

体裁:中篇小说

字数:32000

精华提炼:游走在理性和欲望之间

 小说讲述了一个中年女人转危为安的婚姻变故。女主人公林素的丈夫张西凯提出离婚,林素的同事冯煦趁机走进了林素的心。就在林素能够坦然地面对离婚,并希望与冯煦展开一段浪漫的恋情时,冯煦对林素却不复当初的热情,而丈夫张西凯又回心转意,主动向林素示好。一段濒危的婚姻得以保全。这是小说的主线,还有另外一条叙事线索:导致张西凯提出离婚的女孩苗苗恰好是冯煦深爱的前女友。苗苗因为张西凯离开了冯煦,后者于是接近林素,而林素的介入,让冯煦和苗苗之间重新燃起并未熄灭的爱的火花。张西凯的离婚梦破灭,只好乖乖回到林素身边。

婚外情、贤妻良母变身开放女子、忘不掉的昔日恋人… 可以说,小说的故事桥段并不高明,在言情肥皂剧中比比皆是。小说也毫无微言大义,劝诫讽世之意。是作者别致的叙事方式和细腻的心理描写让这个陈旧的故事套路不至惹人厌烦。小说一开始就将矛盾推向一个小高潮:丈夫出人意料地提出离婚和冯煦对她示好。生了这场“病”,林素的丹凤吊梢眼惯性地变成双眼皮大眼睛。然后小说转入对林素婚姻的回忆,进而是林素和冯煦的浪漫交往,这与她刻板的婚姻生活形成对比。最后千窗酒吧的相遇将小说推向高潮。一切疑惑都得以解开,原来,林素以为的和冯煦之间甜蜜的恋情只不过是冯煦用来报复张西凯的手段而已。林素和张西凯和好了,而她的双眼皮也突然消失了,重新变回丹凤吊梢眼。圈圈折折之后,一切又重新回到原点。用眼睛的变化来隐喻婚姻的变故颇有新意。人谓之“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作者这一构思不知是否源于此?女主人公林素游走在理性与欲望之间,她由一个毫无情趣的贤妻良母变成会撒娇会引诱男人的女人这一心理变化的过程写得真实可感。她的形象让人印象深刻:刻板时令人无语、释放自己时很可爱,自尊时让人敬佩…小说中情绪因素很浓,作者的女性价值观和女性意识即建筑在她的文本情绪上,用凌乱散漫的小说情节描画出都市女性复杂的情感世界。但小说在感情的深度挖掘和思想力度等方面还有提升的空间。语言很有魅力,细腻清丽,流畅耐读。那种绵密醇厚的感觉,荡漾着江南小镇的水气氤氲,烘托出整篇小说的氛围。

 

 NO.2

作品:《愁城》

作者:王亚飞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9000

精华提炼:愁城中的愁人

 小说展现了主人公“我”纠结的情感经历。“我”迟迟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和女友结婚。一次在酒吧里和初恋女友安迪偶遇,聚会后,“我”以为安迪早已忘了前事,心情极度低落,打电话给女友同意和她结婚了。第二天晚上,好友秦樾、安迪和“我”三人在酒吧相聚,安迪喝醉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安迪并没有忘记“我”。“我”和安迪共度了美好的一夜。第二天安迪走了。后来安迪要“我”帮她照顾两条小鱼,“我”和安迪在机场匆匆见了一面然后别过。之后,“我”还收到安迪寄来的明信片,祝贺“我”结婚。不久,从秦樾那里得知,安迪遭遇空难,“我”再也见不到她了。而安迪托“我”照看的那两条小鱼,也死掉了。

小说前半部分写得很散漫,时而是对自己事业惨淡的感慨,时而是对秦樾的介绍和描写,时而是对秦樾和伊琳爱情的议论,时而是对初恋的回忆… 但现代人特有的孤独感和抹不去的感伤气息流溢在字里行间。可以说小说通篇写的是一种淡淡的情绪:愁城中的愁人。小说中隐含着“我”与好友秦樾的对比。秦樾事业有成,“我”却孤守着只有一个雇员濒临倒闭的公司;秦樾和女友伊琳是高生活品质的优秀一对,而“我”对女友却迟迟不能下定决心结婚。事业的不如意和爱情生活的平淡让“我”的精神处于萎顿不举的状态,这在小说结尾“我”与安迪见面时的手足无措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后半部分,“我”和安迪的“鸳梦重温”是小说的重心,美好而伤感。安迪的死也许是作者设置“我”和安迪结局的无奈之举,在现实中两人隔着遥远的时间和空间,而一方的死去才能令这段美好的初恋永葆新鲜。

  

NO.3

作品:《碉堡村》

作者:陈金柳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10000

精华提炼:一个女人的史诗

 小说讲述了一个农村女人艰难的历程。第一任丈夫病死后,她改嫁到碉堡村。公婆希望她延续香火,可是第二胎的儿子不幸夭折后,她接连生了五胎都是女儿。女人找瞎子算命求子,夫妻二人孤注一掷依瞎子之言,搬家到江南。他们在城里生活十分艰辛。但一切的努力没有白费,女人终于为丈夫家生了一个儿子。他们在城里住了三年,又搬回到碉堡村。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的,但有了儿子,一切都有了希望。过了几年,同样的不幸再次降临,她的第二个男人也病死了。一切的重担全压在女人身上,生活更加艰难。为了念书,儿子给伯伯家放了三年牛。儿子长大了,当上了农村合作社的副社长,还入了党。但不久,儿子就南下闯世界去了,留下母亲一人,回忆过去成为她每天生活的全部内容。一九六零年,全国大灾,儿子将母亲接到城市。直到去世,她再也没有回过碉堡村。

小说就故事而言,是一个女人的辛酸史。但不难看出,此文真正的主人公和叙事动力是她的儿子。为了要一个儿子,夫妻二人不惜举家搬迁背井离乡。为了供儿子读书,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女人到处求人。等到她老了,儿子便成为她的依靠和精神寄托。此文虽为短篇小说,但更像是一部长篇的浓缩版。作为一部短篇小说,它无疑是很失败的。既无巧妙的构思和有新意的故事,又无精巧的艺术结构。似一篇记录个人生活的长篇流水账。

 

 第二部分:杂志总评 

 “70后”作家的面貌——评《青年文学》(2011年第11期) 

这一期的《青年文学》以散文为主打,小说只有三篇(薛舒的中篇《双眼皮》、王亚飞的短篇《愁城》、陈金柳的短篇《碉堡村》)。这期依然继续上一期的“重新发声,70后”的版块,但仍然不那么令人满意。

《双眼皮》描写了一段都市男女情感纠葛。就故事本身并无新意,可是作者巧妙的构思和细腻精确的语言让这部小说有了一些光彩。作者薛舒是近来文坛比较活跃的“70 后”青年女作家。小说《双眼皮》展示了她一贯的创作特色:关注爱情与婚姻生活,深入当代女性复杂丰富的情感世界,挖掘人物细腻幽深的情感。在情节设置和叙事手法上有明显的去戏剧性倾向。小说中有婚变、小三儿、女性欲望的觉醒等等一系列因素,本可以写出一部故事性强的好看小说。但薛舒没有这样做,她的叙事避开强烈的正面冲突,一切都在一种力求沉静的气氛中展开,将很多的笔墨放在背景铺展和心理刻画上,也许她是在强调生活本身的猝不及防,让人来不及做出强烈的反应。虽然她的小说力求淡化故事,突出情绪和心理描写,但却用一种突变性的结局来收束全篇,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愁城》写了一段惘然的情感。作者将个人的愁闷投射到整座城市,于是城市在主人公眼中也成了一座不堪注目的愁城。事业的不如意和爱情生活的平淡让“我”的精神处于萎顿不举的状态。一次和初恋女友安迪的偶遇让“我”回想起曾经的初恋。“我”和安迪在心里依然牵挂着对方。短暂的团圆后,安迪飞机失事,香消玉殒。这一切如文中所说,只是一场“鸳梦重温”。可以说,这篇小说体现了一种典型的现代情绪,其主要特征是:破碎凌乱、萎靡伤感、怀旧气息。

“语丝”版块刊登的短篇小说《碉堡村》写一个农村女人的一生,她和丈夫费尽辛苦终于生下一个男孩。后来丈夫病逝,为了养育男孩,她担起全部生活的重担。最后,儿子长大成人,成为她的依靠。这篇小说无论故事还是艺术结构均乏善可陈,没有任何新意,像一篇青年作者练笔的习作,稚气未脱。

批评家阎晶明曾指出薛舒具有60 年代末、70 年代初年龄区间出生的作家的普遍特征,如感情基调有历史现实依据,喜欢写暧昧的感情。且不论这一论断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成立。但这一期两篇“70后”作家的小说却无一例外写的是暧昧的感情。《双眼皮》写的是一个濒临离婚的女人游走在理性与欲望之间,没有结局的浪漫情感。《愁城》写的是“我”和初恋女友多年后重逢产生的一段美好而伤感的情感。注重对情绪浮动和情感游走的表达是这两篇小说的共同特点,在小说结构艺术上则没有过多的雕琢,显得散漫。破碎的情感和凌乱的结构,或许这正是现代人破碎的生活状态的写照。而关注现代人的爱情与婚姻生活则一直是“70后”作家的一个重要特征。“70 后”作家处于历史的过渡地带,他们出生于计划经济时代,成长于市场经济时代。因此,计划经济时代中的传统乡土文明和市场经济大潮中崛起的现代都市文化在“70 后”作家脑海中不无冲突地并立着。他们的笔下既有充满传统情怀的乡村和小镇记忆,也有酒吧咖啡厅写字楼等现代都市意象。

关于 “70后”,也许首先博得观众眼球的的词汇是:美女作家、身体写作、卫慧、棉棉、前卫、自我、性…… “70后”作家自出道之日起,就因这些领军人物的用力过猛而走入一个尴尬的境地。而在他们蛰居潜伏蓄势待发之时,又被以韩寒和郭敬明为代表的“80后”作家抢去了风头,之后还有“90后”小作家的冲击。但在,在这种爹不痛娘不爱的处境中,“70 后”作家沉静下来,他们的写作变得更加扎实和沉稳,他们不再以时尚和身体作为噱头,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回归传统的乡村文学精神,在乡村小镇和市井民间寻找真实的人生。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了魏微、朱文颖、刘玉栋、戴来、金仁顺、徐则臣、田耳、乔叶、黄咏梅、鲁敏等大批优秀作家。“70 后”作家依然在生长,尚未完全定型,还可以给我们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对于“70后”作家,尽管至今不乏抨击批评者,而身为“70 后”作家的徐则臣对自身所属这一群体的看法则最为中肯,相信也最能代表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的看法:“‘70后’作家的写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惨’”。“如果你看文学杂志,会发现他们还是当下中短篇小说的主力军。我不知道影响文坛的指标是作家的名声还是作品的质量,要按质量,我觉得‘70后’足可以信赖。我想随着年龄、阅历和写作心得的进一步积累,‘70后’中终会有一批作家成功跳脱出来,能在生活和超越之间拿捏好一个分寸,写出好东西来。”

 

本期未评篇目:

《细微之神》,项丽敏,散文,11000字

《托尔斯泰的写作与救赎》,远人,散文,9000字

《时间也是一种风华正茂》,刘文,散文,3200字

《两棵树有话要说》,谢宝光,散文,4000字

《安顿》,人邻,散文,4000字

《关于故乡的若干词条》,罗鹿鸣,散文,2800字

《爱:沙漠上的湖(外四章)》,周庆荣,散文,1800字

《从春天出发的食欲(外一章)》,卢年初,散文,3500字

《第六讲:文学的性别奥秘》,张炜,散文,7000字

《凝视(两章)》,胡弦,散文诗,      

《履历表(两章)》,白月,散文诗,  

《单面人的自语(节选)》,染香,散文诗

《一千里的沙》,欧逸舟,散文诗 

《短章:无伴奏独唱(节选)》,李松璋,散文诗   

《涂鸦与断想(外两章)》,北野,散文诗 

《篱笆(外一章)》,黄曙辉,散文诗         

《病情》,张尔,散文诗          

《呜哇歌(组章)》,罗长江,散文诗         

《喊魂》,仲彦,散文诗          

《出走(外两首)》,梁晓明,诗歌      

《敲击(节选)》,谢湘南,诗歌          

《写作(外三首)》,刘起伦,诗歌             

《树与信(外一首)》,马永波,诗歌         

《木刻书(外一首)》,阿翔,诗歌             

《她(外三首)》,弥唱,诗歌

《春日北京(外两首)》,马非,诗歌         

《日子(外三首)》,陈旺泉,诗歌             

《武夷两章》,丁临川,诗歌         

《老榆树(外两首)》,亚楠,诗歌      

《拐弯的苍穹(外两首)》,陈富荣,诗歌        

《下雪了(外两首)》,楚天舒,诗歌         

《我看见时光焚烧的整个过程(外两首)》,曹有云,诗歌        

《水迹(外两首)》,张幸福,诗歌             

《九月的忧伤(外两首)》,陈陟云,诗歌        

《挖掘(外两首)》,欧阳白,诗歌             

《谁种下涟漪》,刘帆,诗歌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